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古言>权将隐妻

62 夜

书名:权将隐妻|作者:终风浪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8-02-13 22:29:33|字数:2612字
  彦昀兮回府时,天色已晚,才进门口,就听到彦正和人相谈甚欢。  那声音,有些熟悉,未及思索是谁,就对上了慕祤那双温柔的眼睛——是春光乍泄,平静却有力。 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和欣喜,雀跃的女子提起衣摆就上前,“你怎么来了?”  慕祤看着她有些糟乱的束发和长衫,笑着开口,“父亲唤我来北境一趟,就顺便来看看伯父你们。”  “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。”彦昀兮坐下端了杯茶,有些抱怨道。  “兮儿,不得无礼。”彦正轻轻呵斥了一声,语气里却没有半点不满。  信?飞鸽传书自然是没他快马传人来得快,但慕祤只是宠溺地笑一笑,“下次定不会忘了”。  彦昀兮喝茶时悄悄瞄了瞄自己的样子,发现有些凌乱,放下杯子,顾不上其它就往外走,“爹,你们两个接着说吧,我先回后院一趟”。  “这孩子,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,都怪我平时太宠她了。”彦正摇着头一脸无奈。  昀兮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宝贝闺女——慕祤怎能不知道彦正话里的意思,接着他的话顺着他的意,说,“彦氏风骨,白氏风情,昀兮这性格,倒是让慕祤钦佩不已。”  彦正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,反倒沉默了。  不过,他肯坦然说出自己的心意,实为大丈夫之举,比起那些花言巧语的承诺,更让人听着顺耳。  慕祤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,为人沉稳可靠,他自是知道。  慕祤这孩子,他也十分满意,可再满意,终究还是忍不住提醒他,要对自己女儿好一些。  彦正慈祥地看向慕祤,眼里倒映着几分不知对谁的愧疚,“昀兮从小,就没了娘亲,当别的小姐拉着娘亲忙着研究衣饰妆容,有着参加不完的宴席和应付不忘地寒暄时,她只有每日守着我和老爷子交代下的书籍。”  “为了不落人后,满足世俗对一个大家闺秀的规范,白天苦读,晚上补艺,每日丑时入睡,卯时一到就起床。”  “想来从小到大,都没有真正轻松过。”  “然而,数过往十多年,她无一日偷闲,无一日抱怨,却是懂事地让人心疼。”  “后来再大些,替她外公打理白林上下。”  “除了世交程小儿,几乎没什么闺中好友,平时不是待儒山就是待书房,虽待人宽厚却很难融入世家小姐的圈子。”  “白林上下,能人常人也好、赤子丹心居心叵测也罢,无一不靠她一单薄之躯周旋着、牵制着。”  “为了不因她年幼、因她是女儿身而让人轻视她,从而阻扰她掌管白林,兮儿小小年纪就束发男装,明明还是一个不时向家人撒娇的小女孩,却硬逼着自己举止之间尽像男儿,隐幕后,掌内外,倾注心血万千却未曾得到任何回报。”  “伯父为官十多年,在朝中树敌无数,白相虽门生入仕着众多,在上位者,恪守初心的也寥寥无几。”  “如今局势,你也清楚一些。”  “伯父一生都给了东川,如今惟愿兮吾儿能幸福。”  “兮儿自幼好强坚强,聪慧敏感,本来应是令伯父欣慰的长处,偏偏她又喜隐忍善伪装,诸事自扛而哀伤不形于色。”  “俗话说,慧极必伤,过分懂事的孩子,往往过得最不快乐。”  “伯父在这里,还请愿慕小儿能多了解了解她的脾性,好好照顾她。她那性子,不甚讨人喜欢,比不过寻常女子的有趣,却实为真诚可爱。还望——”  慕祤一直认真地听着,面对一个长辈的一句又一句的“还望”和“请愿”,他于心不忍也不敢担。更何况,这个人是他所爱之人的父亲,是他的丈人。慕祤抬眼,语气坚定,“伯父放心,慕祤必尽己所能予昀兮幸福,不会让伯父失望。”  即使心中明了这承诺有多难办到,彦正还是欣慰地点了点头,“但愿,纵使来日方长、两人在一起的日子变得越来越枯燥平淡,你也能记住这份初心。”  “晚辈不敢忘”  头发已经开始渐白的老父亲,又继续说“你白爷爷以前常跑儒山,伯父又经常因司中案务晚归,昀兮儿时最开心的事,就是能在入睡前见到家人回府,抱一抱她。可惜吾儿,心愿虽小却几乎没被实现过。如果可以,伯父希望以后慕小儿能多陪陪她,尤其晚上。”  “是,慕祤谨记”  “她口食清淡,什么都吃,但尤不喜欢吃肉,说来惭愧,身为父亲至今都不知自己女儿喜欢吃什么。但还愿慕小儿以后每顿饭都叮嘱她多补些肉。她那身子骨,太弱了。”  “是”  “她——”  秋夜寂寂,晚风寡淡却也凉薄,临时改造的彦府纱灯笼月,压了几分原有的奢艳,多了几分温馨。  闺房里的彦昀兮自是不知道前厅里那围绕着她展开的对谈,正呼唤着絮儿忙里忙外找东西,精心打扮着。  要不是那盏茶,她都不知道自己一身邋遢成那个样子……  看着此时镜子里丹唇娥眉的自己,彦昀兮有些惭愧地一笑——原来自己也不是那么不在意外表,妆容惨淡憔悴的样子,终究是不愿让心上人看到。  运州那一趟,给了她一个教训,女扮男装不能细皮嫩肉的,一看就破绽百出,所以这几天彦昀兮每天都会在脸上铺些黄粉,让自己的五官看上去平淡一些。  谁知真巧遇上慕祤来了。  彦昀兮偏头打量着镜中的自己,觉得需要再艳一些,让慕祤惊艳的那种美艳。  正拿起胭脂打算在额间描一朵梅花,偏头却看到了慵懒地倚在门口,看着自己的,慕祤。  “呀”  彦昀兮吓得一跳,手中的笔差点掉落,却被女子反手又接住。  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  “慕祤你来的时候就不能出点声气吗?吓死我了”  慕祤嗓音轻笑,“可是我刚到,你就发现了,哪来的时间出声气呢?”  “你胡扯”  “我没胡扯,依我看,我和你是心有灵犀。”  “想多了。”彦昀兮撇过头懒得理他,继续上手。  慕祤慵懒地走了过来,一手撑在桌上,一手环过她的画笔,看着她的眼睛。  “昀兮,出去走走吧。”  彦昀兮有些莫名其妙,“大晚上的,出去干嘛。”  “看风景。”  女子更莫名其妙了,轻轻一转甩开手,一心只想着完成自己的妆容大业,“大晚上的看什么风景。”  “我看你,你看我。”  彦昀兮脸都黑了,“慕祤,逗我好玩吗你?”  “不然,卿卿是想让我待这房里看你一晚上吗?”慕祤开玩笑。  “想多了。”  “那你打扮地这么好看给谁看。”慕祤继续调侃着。  彦昀兮生气了,把笔一放,不化了,双眼紧瞪慕大公子。  慕祤也不急,放柔了声气,“我饿了,你陪我出去吃碗面吧。”  “府里不缺厨子。”彦昀兮继续杠着,心里却已经在捉摸着怎么安排絮儿应付自己亲爹了。  “东大街的巷口拐角有个老伯下的面特好吃,我以前吃过,今天想再吃一次。”慕祤有些撒娇地说。  “我爹——”,彦昀兮还没说完,眼前一晕,脚下一空,慕祤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地响起,“有我在,怕什么”。  慕祤搂起她大步出门,纵身一跃飞到了空中。  虽然在空中晕得有些凌乱,但彦昀兮还是分得清东南西北的,看着繁华地西大街从脚下穿梭,排排而过,她抬眼瞪着慕大公子,“不是说去东大街吗?”  慕祤坦然对上怀中龇牙咧嘴的小女人,声音无辜,“真的吗?”  “什么真的假的,你到底要带我去哪。”  “去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。”  “你别去太远啊,我还得回府呢。”  “嗷”  “那——”  秋夜的月色格外温柔,被风吹散地两人的声音不停回荡在空中,又追逐着两人而去。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打赏
神奇推荐位
  •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

    恩很宅 / 著 她,阿九。从小孤儿,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,为他出生入死。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,也不...
  • 媚爱

    唐梦若影 / 著 第一次。“公子别怕,我只劫财,不劫色。”她明眸流转,话语轻柔。“你不防劫一个看看。”...
  • 先上后爱,首长你好坏

    心静如水 / 著 这是一个二妞闪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人物(有多大?看过试过才知道),先婚后爱越来越爱...
  • 纨绔世子妃

    西子情 / 著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,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,嚣张跋扈,恶名昭彰,赏诗...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